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第一次離家的情景

剛過完年的年初期,櫻子就迫不及待不停的打電話也身在東莞的姐姐,因為姐姐答應她,她在那邊安頓好後就讓她跟著去,一向不喜歡待在家裏的櫻子費盡了心思終於說服父母,才答應讓她可以出去但只能跟姐姐在一起。
  
  櫻子一直以來都知道,其實父母並不是針對她,且跟姐姐比起來還更加疼愛自己些,從小到大櫻子都是一個聽話比較文靜的孩子,,而姐姐確是和她相反,所以父母一直不願意讓櫻子出遠門,就是覺得她太過於單純了,怕她會受騙。或許就因為父母太過於溺愛了,才讓櫻子有種無形的壓力。一直在家待著的櫻子每天看著父母日益憔悴的面容,總有股說不出的難受。在者櫻子一直有個只有自己知道的小小夢想,而要想實現這個夢想的第一步就是得走出父母的保護圈,學會獨立,所以才一心想要離開。
  
  在盼星星盼月亮的艱難等待中,3月後的一天終於盼來了姐姐的電話,櫻子二話沒說,掛了電話後直奔火車站買票了,3月底的火車票不比春運,不會出現一票難求的狀況,很簡單的就買到了第二天的票。拿到票後,櫻子走出售票廳,站在車站前的廣場,激動的緊緊捏著車票,生怕一個不小心讓風給吹走了。但此時的她自己又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心情,並沒有像往常那樣的期待,似乎還夾雜了些許失落。櫻子甩了甩頭對自己說,不要想那麼多了,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。
  
  回到家後,父母已下班回來,母親正準備做飯、父親在看電視,櫻子走到父親旁邊坐下,把車票掏出來放在桌上,正在換臺的父親放下手中的遙控器,拿起桌上的車票仔細的端詳了一番。喃喃的說,怎麼就明天,也不跟我們商量下,你母親知道嗎?
  
  櫻子訕訕的笑了笑說,遲早的事、都在家閑兩個月了,媽應該不知道,待會兒吃飯時在跟她說吧!
  
  父親卻說,現在去跟她說吧,喜歡吃什麼,讓她在去買幾個菜,待會我來做,給你送下行,外面可不比家裏面,苦著呢,下次要在想吃到家裏的飯菜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,去、快去!
  
  櫻子一動不動的坐椅子上低頭按著手機,頭也不抬的說,不用那麼麻煩了,都自家人,平常怎麼樣就怎麼樣吧,又不是客,還送什麼行啊,不跟你們商量,就是怕你們這樣。
  
  父親搖著頭無奈的歎了口氣,這孩子真是……!
  
  低著頭的櫻子其實並沒有玩手機,只是拿著手機胡亂的亂按一通,聽著父親的話時早以紅了眼眶,只是不想讓父親知道罷了。
  
  吃飯時,櫻子跟母親簡單了說了下,不出她所料,母親的反應和父親一樣,並埋怨著櫻子不早跟她說,什麼準備也沒,櫻子調皮的笑了笑說,不想讓你們麻煩嘛,這樣就蠻好了!接著又是父母的一頓念叨……~
  
  臨睡時,母親又來到她的房間,看著地下的收拾好行李笑了笑,從來沒見你做事還有這麼速度的時候啊,都已經收拾好了嗎,我還說進來幫你收拾下呢。
  
  櫻子嘟著嘴不滿的說,什麼意思嘛,這樣說你女兒,嘿嘿,不過這行李確實不是剛收拾的,早就收拾好了的。已經全OK了,這麼晚了,您去睡吧!
  
  確定都弄好了?那我去睡咯!你也早點休息,明天我和你爸一起去送你。
  
  櫻子點點頭,順便幫我把燈關下,晚安!
  
  被黑暗包圍的櫻子在床上翻來覆去的,毫無睡意可言,胡思亂想了好久、好久。
  
  至於到底什麼時候睡著的自己都不知道,只覺得才入睡就被設定好的鬧鐘給鬧醒了,費力的掙開惺忪的雙眼,拿著手機按下推遲在響的按鍵,繼續蒙頭大睡。
  
  從念初中時起,櫻子就習慣把自己的時鐘調快5分鐘,每當鬧鐘響起時,在睡5分鐘也都跟別人一樣,總覺得那5分鐘是上帝格外開恩賜給她的,用了手機後也不例外。當然,這只是她的心裏作用罷了。
  
  當鬧鐘在次想起時,櫻子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從床上爬起,暈乎乎的穿上衣服走出房門,突然覺得有些冷,屋外濕噠噠的,看了下天此時正下著小雨在,櫻子不滿的皺了下眉頭。
  
  父母都已經起來了,父親正把摩托車住車棚裏面推了推,母親在做早餐,看到櫻子說,起來了呀,正準備做好早餐去叫你呢,趕緊去洗簌,馬上可以吃了。櫻子應了一聲刷牙去了。
  
  吃完早餐後,櫻子看了下鐘,比預算的時間晚了些,便急忙起身去拿行李準備出門了。
  
  不用那麼急,趕得上的,剛放下碗的父親說。
  
  但櫻子還是有些不放心,進房把行李拿出來後對母親說,您待會還要上班就不用送了,現在雨停了,直接讓爸騎車帶我去吧。
  
  母親想了想說,那好吧,路上要小心點啊,記得到了打個電話回來,一個人在火車上要特別注意,在外面要聽姐姐的話,不要…………
  
  知道了啦,櫻子不耐煩的打斷母親的嘮叨,您說的那些我都可以背下來了,來不及了、先走了啊,說完提著行李跳上了車。
  
  要常打電話回家啊………母親的話又在耳邊響起,櫻子點了點頭看著母親的瘦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中。
  
  不要嫌你母親嘮叨,她也是擔心你,昨晚為了你的事跟我折騰一晚沒怎麼睡,生怕你在外面不習慣呢!父親說。
  
  我知道,櫻子回到,突然間不由得鼻子酸酸的。但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。絕對不能在讓父母擔心了,此刻的櫻子終於透徹的明白了“兒行千裏母擔憂”這句話的含義了!
  
  到了車站,櫻子跳下車搓了搓手和臉,呢喃著,今天還真夠冷的,臉都被吹麻木了,看了看時間,是提前了些。
  
  父親提著行李到了檢票口後把東西遞給櫻子說,該說的你母親都給你說了,我就不多說什麼了,記得常打電話回來,還有要在外面受委屈了就回來,一樣也找得到工作。
  
  櫻子點點頭調皮的笑了笑,我知道了啦,還說不多說什麼,比媽都還哆嗦,好啦、差不多該進去了咯,您回去吧、怪冷的。您跟媽在家要注意身體啊,少喝點酒了。
  
  父親紅著眼眶點了點頭,櫻子低下頭提著行李裝作沒看到,進入安檢門後,在回過頭來,看見父親還站在門口,櫻子朝他揮了揮手後頭也不回的進了候車廳。
  
  站在候車廳窗前的櫻子,望著父親離去的背影由近至遠的慢慢消失在眼中,突然發覺父親的的步伐什麼時候變得蹣跚了,此時的櫻子才知道父母是真的老了,想著想著,櫻子心痛的蹲到了地下,憋了很久的淚水終於決堤般流下,之前一在努力克制的情感也如山洪爆發般一湧而上,在也不用怕父母會看到自己這樣而擔心了。
  
  此時,廣播傳來櫻子那趟車上車的提醒,櫻子擦幹眼淚,深深的吸了口氣,站起身來、收拾好行李慢慢的走近那趟列車,在踏入車廂時心裏暗暗發誓,一定不要在讓父母為自己擔心了,要好好的掙錢,實現自己的夢想,並讓父母今後過上好日子。
  
  隨著列車漸行漸遠,這趟載滿人的列車連同櫻子的夢想一同到達所期望的目的地……!
返回列表